破产

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具有在破产程序的各个阶段代表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利益的丰富经验,为有效保护客户利益提供全方位的必要服务。

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对破产前风险分析高度重视,将法律专业知识与财务和管理分析相结合,形成保护客户利益的预防性策略。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参与了150多个破产项目,项目应付债款总额超过20亿美元。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具有参与银行和金融机构、租赁公司、住宅和商用建筑开发商、石油天然气和开采工业公司、生产和运输企业、以及大型零售商破产程序的经验。在破产程序中对企业债务进行重组时,辩护律师具有代表债权人和债务人利益的权威经验。

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在破产(无偿付能力)领域的业务工作多次被评为俄罗斯最佳之一(根据2011—2016年俄罗斯排行榜Pravo. Ru-300的数据资料),同时根据生意人报(2016年、2017年、2018年)数据被列入市场最佳前5名,并且得到国际排行榜Chambers和IFLR1000的推荐。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的合作伙伴被评为破产领域的杰出律师(生意人报,2017年、2018年)。

项目经验

  • 代表债权人—参与债权人会议和委员会,与其他债权人相互协作,形成协商一致的立场,保护少数债权人的权利,在文件和信息不足的条件下分析增加破产财产的可能性,与电子交易平台和竞标组织者相互协作,项目包括:企业集团(主要债务人、出质人和担保人)破产时代表债权银行的利益;在30多个破产项目中代表银行(前10名)的利益,索赔金额超过50亿卢布;在俄罗斯债务人破产时代表亚洲进出口机构要求索赔,索赔金额超过5亿卢布;在海港破产时代表石油贸易商的利益,索赔金额超过1亿卢布;在大型鞋类连锁贸易公司破产时代表亚洲供应商的利益,索赔金额超过5亿卢布;
  • 代表债务人— 为债务人提供咨询支持,在可能出现破产的前期对债务和风险进行分析,制定反危机策略,在债务重组的监督和财务整顿阶段代表债务人的利益,按照破产法第9条规定的程序起草和提交债务人的破产申请,项目包括:在破产前期就企业重组事宜为大型工业企业提供咨询,索赔金额为15亿卢布;破产案的观察研究和进行下一步战略选择阶段调节与债权人关系过程中代表建设单位的利益,索赔金额为2亿卢布;就破产程序中的银行债务重组问题为现代化仓库综合体的所有人提供咨询;
  • 代表担保债权人—在破产案件中代表担保债权人的利益,确定索赔金额,其中包括:对抵押提出争议、对存在抵押品(动产、流通商品、应收欠款)提出异议时,与仲裁法官进行协商,确定法院关于出售抵押财产和初始售价的规定,确定初始售价的争议,招标的法律支持,项目包括:在最大的农业控股公司破产案件中就抵押流通商品的问题代表银行的利益,索赔金额为2.5亿卢布;仲裁法官对抵押合同,即损害债权人利益的交易合同提出异议的抵押索赔纠纷中代表银行的利益,索赔金额为1亿卢布;仲裁法官和其他债权人根据系列证据(旨在造成损失的交易、违反批准规定的无价值交易)对抵押合同提出异议的情况下将担保债权人的索赔列入登记册;在质疑某一竞标人滥用权利进行竞标案件钟代表银行的利益,索赔金额为4亿卢布;
  • 破产债务人根据造成的损失(破产法第61.2条)和优先偿付某一债权人索赔(破产法第61.3条)的依据对案件提出质疑是保护破产债权人权利的重要因素之一,项目包括根据破产法第61.3条规定对偿还银行债务相关交易无效的诉讼请求中代表银行的利益,诉讼金额为800万美元;
    在通过分析债务人资产负债表结构来证明债务人财产不足 争议案件中代表被告人的利益,诉讼金额为3亿卢布;
  • 在企业股东间存在利益冲突时,根据集团公司其他企业的债务对银行和集团公司某一企业签订的担保协议提出异议。
  • 债务人控制人的次要责任和损失赔偿。除了对交易提出争议外,像损失赔偿这样的次要责任是补充破产财产的重要方式,在某些情况下,它是获得索赔的唯一途径。S&K Vertical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在类似的诉讼纠纷中即代表原告人(仲裁法官和破产债权人)的利益,也代表被告人(债务人领导和投资人)的利益。在这些项目中,既有成功追究领导责任并补充破产财产的案例,也有对经理采取的行动的案例,虽然后来企业出现破产,但在破产前期仍起到合理的作用;
  • 自然人破产,不仅包括借款人和担保人破产,还有复杂的、非典型的诉讼纠纷中(重大诉讼纠纷、涉外因素破产、已故债务人破产)自然人破产,项目包括:集团公司受益人自然人破产案中采取积极行动,并在集团公司破产案件中取得正面结果;
  • 单位破产,项目包括:在破产管理人对进行资产剥离交易的银行提出争议的案件中,代表作为担保财产的善意购买人的利益,索赔金额为50亿卢布;在索赔金额证明不足和破产管理人反对地情况下将索赔列入债权人索赔登记册的争议中代表自然人银行债权人的利益,索赔金额为2000万美元;在存款保险机构对流动资产抵押拍卖施行对破产银行索赔进行赔偿的案件中提供索赔支持;
  • 质疑仲裁法官的行为,追究他们的责任,项目包括:免除仲裁法官职务,为石油开采企业破产案件后续的损失追偿形成证据基础;在石油生产企业的破产程序中撤销破产管理人的职务,并随后对客户推荐的破产管理人进行选举;在大型农业生产商破产案件中对仲裁法官的费用支出提出有效质疑。